国际网址导航系统,最好用的网址导航

作曲家许镜清:创作《敢问路在何方》成名,事业生活背后有泪

04-23

浏览量:808

点击关注,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!

是著名的重量级作曲家,一个人包揽了86版《 》的所有作曲。

他创作的《 》《女儿情》《天竺少女》《取经归来》《 序曲》等音乐作品,堪称传唱不衰的经典之作。

人生坎坷,为人低调,生活清贫。为了开一场音乐会,他的纠结、努力,让人泪奔。妻子陪他风风雨雨,也有着很多难忘的辛酸过往……

01

1942年出生于山东龙口一个贫困偏远的村落里,父亲叫许增太,母亲叫于振芝。 1岁时父母带着他闯关东,来到了遥远的黑龙江勃利县。

小学四年级时的

到了黑龙江后,父母又给 生下两个妹妹,大妹妹叫许镜芬,小妹妹叫许镜芳。一家五口靠父亲在榨油厂打零工维持生活。

5岁就帮母亲下地干活,冬天拎着篮子去捡煤核、枯树枝,回家让妈妈生火取暖。

许家祖辈从没有人从事文艺工作, 却有着超乎寻常的音乐天赋。

他上小学时,父亲用鱼皮给他做了一把二胡,但他从未拜过师。如果要说音乐启蒙老师,那就是当地的东北二人转演员。

那时 没有钱买票看演出,就躲在幕布后面,从幕布缝里看演员在台上唱。

冬天他的头发上结了冰,也毫不知觉。看完演出回家, 就用二胡将二人转曲子拉出来。

的大妹妹许镜芬(右)小妹妹妹许镜芳与母亲

在母校门前照片(摄于1961年)

14岁时,父亲因积劳成疾过早离世。临走前,父亲含泪对 说:以后家里只有你一个男人了,你要将家撑起来。

将父亲的话记在心里。

中学期间,他帮妈妈推小车,捡包谷,相当于一个壮劳力。贫穷的家境,让 变得内向、沉默,不善交际。

1961年, 考入哈尔滨艺术学院作曲系。因为家里穷,他很少与同学交往,内心很孤独。 知道自己求学不易,将所有时间都用在学习上。

寒暑假回家, 见到母亲就要哭一场。因为妈妈头发乱蓬蓬的,衣衫褴褛,推着小车在地里干活。

青年 在单位门前

因为过度劳累,妈妈脸色黑瘦,比同龄人显得苍老,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个叫花子。

1965年, 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中国农业电影电视中心担任作曲。这位贫寒子弟离开黑龙江,来到北京工作和生活。

每月领了工资, 只留下微薄的生活费,将其余的钱全寄回家,帮妈妈养家,养两个妹妹。

1966年春节, 回老家过年,看到母亲和两个妹妹过上正常的生活,他热泪盈眶。

来到父亲的墓地,哽咽着告慰父亲:爸爸,您在那边安息吧,我替您将家撑了起来。想起早逝的父亲, 心痛落泪。

年画《大寨红花遍地开》

的工作就是给单位出品的纪录片、科教片作曲。他先后为50多部科教片、纪录片作曲,为小兔、小鸡、稻谷、麦穗等自然生灵创作音乐。

才华横溢,人品很好,因内向不善交际,在单位不受重视。他创作的音乐获奖了,但出国领奖却没有他的份。 不计较,只知道埋头干活。

1972年, 创作的民乐合奏《大寨红花遍地开》,引起巨大的反响,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

02

也就在这时, 结婚了,妻子从事文化工作。

早在结婚前, 就对妻子说:我父亲走得早,家里条件不好,我要养母亲和两个妹妹。如果你嫌我负担重,我也不怪你。

青年

妻子正是看中了 的善良朴实,有责任感。她说:如果你对母亲和两个妹妹不好,我还不接纳你呢。

1973年, 夫妇的儿子出生了。夫妻俩工资都不高,但妻子精打细算, 每个月都能匀出一点钱寄给妈妈。

两个妹妹结婚成家, 也给予经济资助。

没想到自己一个穷小子,在北京无根无基,还能拥有幸福稳定的家庭,因此他对妻子充满了感恩。如果不是妻子的大度和善良,他也不可能轻轻松松做孝子,做称职的哥哥。

一个好女人能够滋养三代, 对这句话有着刻骨的感悟。

导演 在《 》剧组

1982年,央视筹拍电视剧《 》,由著名女导演 执导。 祖籍四川,1929出生于河南信阳,是中国第一代电视导演、国家一级导演。

才华横溢,敢说敢干,是一位很有正义感,很有个性的导演。

1983年,《 》的剧本拿出来后,剧组向全国招募作曲家创作音乐。

因为《 》反映的是神话传奇故事,对音乐有特别的要求,剧组先后换了7位作曲家,导演组为音乐创作犯难。

1983年,有人向 导演推荐了 。当时 还没有太高的知名度, 让他试试。

与六小龄童

这年3月,中央电视台音乐编辑王文华给 打电话,约他见面。两人谈了为《 》创作音乐的事,但接着就没了下文。

两个月后, 以为这事没谱了,谁知王文华不久又约他见面,这次地点在中央电视台。

当时一起受邀的还有另一位作曲家,王文华交给他们《生无名本无姓》的歌词,让他们同时作曲。

谱完曲后,请著名歌手程琳演唱,他将歌曲小样送到剧组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由此,剧组初步确定由 作曲。

为第一集“花果山水帘洞”作曲时,采用了弦乐、电贝司、电吉他、木琴、合成器等多种乐器,表现出了一群猴子在水帘洞里活蹦乱跳的场景。

早年 与导演

与演员马德华

听了音乐,当场拍板:我要的就是这个味。直到这时,《 》剧组才确定由 担任总作曲,不试用其他作曲家了。

从1983年到1987年春节,4年多时间 共为 创作出13首插曲,上百首音乐,还有十多首脸谱歌曲。

4年多时间里, 每晚都创作到凌晨。他们家房子窄, 的办公桌是一个窄窄的条木桌子。有时写完了一首曲子, 还三更半夜哼唱。

有时 一回头,看见妻子和儿子睁着惺忪的睡眼趴在门口看他。

因为 熬夜创作,妻子和儿子晚上也休息不好。妻子善良贤惠,担心丈夫晚上熬夜创作饿,她会事先煮几个鸡蛋,然后放在写字台上让 吃。

03

与歌唱演员吴静

为《 》创作的《 》《天竺少女》《女儿情》《取经归来》等歌曲,背后有很多难忘、辛酸、催泪的故事。

《女儿情》写好后, 交给东方歌舞团的青年歌唱演员吴静演唱。吴静唱得很好,但她淡泊名利,没有做任何宣传,结果这首歌很红,大家都不知道演唱者吴静。

主题歌《 》的创作颇具传奇色彩。1983年12月的一天, 乘坐332路公交车去单位上班。

途径熙熙融融的动物园时,见摆摊的,叫卖的在为生计奔波忙碌, 脑海里顿时涌出“一番番春秋冬夏,一场酸甜苦辣……”的旋律。

赶紧下车,将兜里一盒牡丹牌香烟拆开,准备在烟盒上记录下来,可他没有笔。

《 》手稿

这时一名小学生从他身边经过,他向小学生借了一支铅笔,靠着电线杆将旋律记录下来。

到了办公室后, 仅用半个多小时,就创作出经典歌曲《 》。

歌曲写出后, 先是交给二炮文工团的著名歌唱家张暴默演唱。然而张暴默演唱的《 》只用到《 》前11集,从第12集开始换成了蒋大为演唱的版本。

1986年大年初二晚上, 给张暴默打电话说明此事,张暴默非常生气,对 连用4句国骂,以表达心中的愤懑。 实话实说:这是 导演的意见,我也没有办法。

张暴默向他要 电话, 告诉了她。随后,张暴默给 打电话, 也说:这不是我的决定,这是台长的意见。张暴默再没说什么。

为《 》创作音乐历时4年多,熬得两鬓有了白发,但他总共才得到7000余元报酬。

由于 在音乐中使用了电子音乐,中途他还差点被换掉。

顶着巨大压力,给央视领导写信:如果你们让我负责,就请尊重我。如果不要我负责,电视剧拍完后,就交给你做后期,我不管了。

由于 态度强硬, 这才没有被换掉。

1987年《 》颁奖时,主办方竟找不到 的工作单位,结果没有给他颁奖。一段时间后,才有人将奖杯送到了 的办公室。

《 》是电视台播放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,作为总作曲, 应该像《红楼梦》的作曲王立平那样大红大紫。

然而因为 过于低调,没有人知道他是《 》的总作曲。一次 开车不小心违章了,交警问他是干什么的。

说:我叫 ,是电视剧《 》的总作曲。对方不相信:我还是《红楼梦》的作曲呢!可见社会上对他的认知度并不高。

那时 没有意识到宣传和知名度对自己的重要性,只知道埋头写歌。

媒体记者采访他, 也谈得很少,且从不谈妻子和儿子的事。因此,大家对 和他的家人一无所知。

与演员朱琳

创作《 》的音乐成名后, 又为大量的影视剧创作音乐作品,主要有《丹心谱》《红象》《九月》《良宵血案》《女人不是月亮》《半边楼》《情债》《七品钦差刘罗锅》等。

大家听过这些影视剧的音乐和插曲,但就是不知道作者是 。

04

创作了这么多音乐作品,但 与妻子依然过着清贫的生活,他几乎没有拿到过版税。

一家三口住在单位分的一套小两居室里,房子陈旧,没有电梯,隔音效果也不好。

很多人得知 过着如此简朴的生活,都不相信。

2010年, 68岁时,心中有一个执念,想开一场《 》专题音乐会,可没有人给他投资,他自己也拿不出钱。

两年多时间里, 付出了种种努力,与多家企业接洽过,都没有达成合作意向。

这才真切意识到:过于低调确实给自己的事业带来了障碍。

他想:也许再过一段时间,别人冒充是《 》的曲作者,自己都没办法证明了。

为了证明《 》的歌是自己写的, 接受了湖北卫视的采访。他说:不办一场《 》音乐会,我死不瞑目。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为 落泪。

与蒋大为

创作《 》没有得到过什么,而演唱者蒋大为却名利双收。有人劝他向蒋大为要点版权收益,可 开不了这个口。

再说版权税由演出方付,可几乎没有单位给 付版税。

2012年, 发了一条微博,希望有人帮助自己开演唱会。很多网友转发,为他抱不平。有网友向 提议,采用众筹的方式开演唱会。

2016年, 在网络上举行众筹,很多网友不了解,纷纷抵制非议他,说他想钱想疯了。但知道内情的网友纷纷给予他援助。

从左到右:王为念、 、方琼在《 》主题音乐会现场

在《 》主题音乐会现场

2016年,在老版《 》播出30周年之际,74岁的 终于通过众筹的方式,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两场《 》音乐会。

演出结束,人都走光了, 一个人坐在化妆室里,流下了复杂的泪水。

回到家, 依然感慨万千,对着窗户大声说:真不容易!想起丈夫经历的种种艰难,妻子也流泪了。

进入晚年后, 依然坚持创作音乐。几十年来,他是在熬夜中走过来的。 说:30多年来,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早晨的太阳是怎么升起来的。

2022年, 已经80岁了,他与老伴仍住在一套老居民楼里,房子很陈旧,也很逼仄。

与老伴

晚年与老伴靠退休金生活,他们身边没有什么积蓄,与普通百姓的生活无异。因醉心音乐创作,几十年来 没有承担过什么家务,也没有给老伴什么浪漫举动。但老伴理解他,没有一句怨言。

感恩妻子,他说:如果不是妻子在背后负重前行,他不可能有今天。

“细品名人”点评: 出身贫寒,人生坎坷,靠个人奋斗一步步走到今天。他为人低调,淡泊名利,过着普通百姓的简朴生活,却无怨无悔。

采用众筹方式开音乐会, 恐怕是第一个,这一举动表明他对音乐的执着,但同时也让人辛酸。

每一个成功的男人,背后都站着一个贤惠的女人, 也不例外。

虽然他物质生活一般,但精神生活丰富,且婚姻稳定,家庭美满。 因此对自己的妻子充满感恩,对自己的人生很知足。

-END-

原创不易,敬请点赞关注!

评论内容: